街坊寻坊街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天文地理 第一津

第一津

2014-12-11 11:04| 查看: 425| 评论: 0|原作者: xiaoyuexuan

     在市政府之西,西华路北侧内街,北连朱鹊里,南接第二甫。是明朝城西护城河的第一个埗头,故名。长138米,宽3米,混凝土路面。是居民住宅区,多为平房,正在拆建中。

浅谈第一津至十八甫

    广州民间流传这一个“恐怖”的民间传说——“杀人十八甫,填尸六脉渠”。传说在明末清初,平南王尚可喜南下平定,受到广东一带军民奋起抵抗,清兵死伤严重,尚十分愤怒,在攻入广州城后下令屠城三日,从西门开始连杀十八铺路。王府中有一个良心未泯的幕僚王湘泉得知后十分震惊:“一铺则十里,何等残忍!”于是悄悄派出心腹连夜在城郊立假标志隔十来丈就竖立一个木牌,上面写着铺的顺序,一直到十八铺。次日,清兵顺着木牌执行屠杀,果然到了十八铺就罢手,而尸体就全部都填埋到六脉渠里面去。后来为免引起平南王怀疑,就偷偷把铺的金字边刮去,因此就形成了十八个以甫命名的地名了。
    对于上述的故事来解释甫字来由是不足的,首先关于第一津到十八甫的文献记录在早于清朝之前已经出现,因此从时间上已经不能成立。第二从故事本身也不合理,其中一个就是“填尸六脉渠”这里。六脉渠是宋朝时候广州城的排水系统,也就是说六脉渠是不出城的,最多就在城的边缘,杀到十八甫还要填回去六脉渠,就算是要立威示众也不需要把城里主要排水管道塞了吧。
    其实归根到底就是要知道甫字是什么意思,对于这个问题,已经有不少专家学者讨论过,基本有以下几个结论:
    有一种说法认为“铺”是商人自卫的一个组织。在明代的时候,广佛两地商人为了防盗防抢自发成立了民间自卫组织“铺”。十八甫则是源于广州西关的商人成立的十八个自卫组织。
    另外几种说法就涉及到甫字和古越、南越族语言对广州地名影响的问题。尽管南越族从汉武帝时期开始逐渐融入到汉族之中而慢慢失去本身的特点,而南越族的语言也在中原文化影响下逐渐改变,但是南越的语言词汇并没有彻底消失。
    其中一种认为“甫”与埔、圃等字实际上都是古代南越语里面的“村”的译音,无论从化的江浦,还是广州的黄埔、东圃等等都是指代村庄。
    另外一种则认为甫原字是埗,是码头的意思。原因是广州诸多“甫”的地名里面往往有不少以“水脚”命名的地名,在民国37年《广州市街道详图》上可以见到三甫水脚的存在,而在清朝《广州城坊志》内亦有第六、八、十四甫水脚的记录,现中山七路旁仍有四甫水脚存在。再者广州并无第一甫只有第一津,有一说法第一津就是第一甫通津的意思,津指的是比较大型的码头,而甫则是比较小型的,而十八甫原名是蚬子步(埗)。
    最后还有一种说法是广东各地常常会把平坦的荒地称作“埔”,而埔就是甫的本字,十七个甫则是第一津后十七个平地,后来不断发展起来的水上生活区。
本文不对上述的语言问题做讨论,但是还是可以从中做出一点分析,首先村庄一说比较不现实。今光复中路是六七八甫所在地,短短595米长的地方如何容纳三个村庄?即便是宽度对于村庄来说也过于狭小和密集。
    对于平地一说,也不能很合理的解释清楚。在笔者认为第一津至十八甫是后来统一以“甫”重新命名的地名,如果是荒地、平地的话对此肯定是一个比较大型的“市政”规划,为何文献并无记载?但是也不能排除此说法。
    笔者认为码头一说比较合理。首先此说法有实际的历史和需求支撑。第一津附近原名移(宜)民市,是因顺治十八年(1661)清廷发布“迁界令”,命令沿海渔民、疍民全部迁至广州,范围包括新安、香山、东莞、新宁、番禺等地,当时不少人抗拒迫迁而惨遭杀戮,流离失所,家破人亡。而移民市则是当时被迫移民至泮塘暂住的渔民、疍民为了生计,在附近捕获鱼虾等水产运至第一津附近出售,逐渐形成的市集称为移民市,“移民市”的石匾现存广州市博物馆内。
    而第一津至十八甫最早兴旺的应属上下九一带,上下九路附近有一石碑,上书“西来古岸”,描述的是西来初地的故事。达摩禅师为到中国传播佛教,在南北朝梁武帝普通年间(6世纪20年代)到达广州,当时广州的海岸线就在上下九附近,达摩登陆的地方就被成为西来初地,而在此一带也因此有众多的寺庙。
    另外,在十八甫附近有一条叫做怀远驿的街,它就是明朝怀远驿所在地。话说明朝时期是不准私人经营对外贸易,外国商人需要通过进贡的形式与中国互通有无,外国需要以进贡名义携带一定数量的商船和货物来到中国贸易,商船到达中国后,政府官员必须对外国商队进行接待和监视,而这种机构就称作驿馆,明朝时候广州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口岸,怀远驿最高峰时候有120间房间。
    从上可见,第一津至十八甫一带,无论是商旅还是居民日常生活都有着强烈的交通需求,但是这一带都是在广州城关外,古代修路技术不像现在如此先进和发达,恰好西关一带水脉丰富,大大小小河涌星罗棋布,水上交通无疑是最好的解决方案。据《广州市地名志》编写前期调查时,第一津66号一位老居民梁伯所述,他曾经在第一津见过大型埠头的上落阶梯,他听说是用于卸货上落,船只可以通至西濠口,而这一说法就印证了第一津附近原有一条大埠头巷一说,而大埠头则是在1925年填平的。
    笔者由此可以推测,因为民商的交通需求,而推动的第一津至十八甫的相继出现码头,水路交通的发达令西关日益兴旺,码头的影响力逐渐扩大,因此就出现了以“甫”命名的地方,而且是后来统一从第一津开始命名的。至于为何如此大规模命名官方文献并无记载,笔者推测可能是由民间约定俗成。如现仍有第十九甫一说(第九甫至大观河边)还不被广泛承认,如若当初命名是官方统一规划,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模棱两可的现象。
    上分析以及记载实乃拾前人牙慧,志在引起读者对广州地名之兴趣。

最后附上第一津至十八甫现分布情况。

image057.jpg



image058.jpg


上一篇:西濠二马路下一篇:东风东路
返回顶部